上个月,欧盟议会发布了一份关于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策略的研究报告,提出将建立欧盟的“互联网防火墙”,报告明确指出这个防火墙将“像中国的一样,会封锁一部分支持或者容忍(对欧盟而言的)非法行为的第三方国家的互联网服务。

互联网防火墙可能是有预兆的必然

不禁让我想起了去年俄罗斯开始和中国交流“互联网防火墙”的建设。

所谓“网络主权”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挂在嘴上,而所谓“互联网自由”逐渐变成了一个笑话。一切真如很久以前有人说的,「互联网审查并将成为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共识,互联网自由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有名无实」。

历史总是相似的

此时被无数人想起的莫过于茨威格的《昨日的世界》

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,世界所经历的能让人感觉到的最大倒退,莫过于对个人行动自由的限制,以及自由权利的缩小。
在1914年以前,地球属于所有的人。每个人可以去他想去的地方,想停留多长时间就停留多长时间。没有所谓的许可,没有准入。
当我跟现在的年轻人讲到我在1914年以前去了印度和美国,没有带护照,也根本没见过护照是什么样子,我总是看到他们脸上的惊奇。
人们上车下车,不需要问什么,也不被人盘问;今天人们被要求填写的上百份表格,当时一份也不用填写。没有居留许可,没有签证,没有刁难。
今天的国界线,因为大家彼此之间病态的不信任,已经被海关、警察、哨所变成了一道铁丝网,而那时的国界线无非是一条象征性的界线,谁都可以不假思索地越过,就如同格林尼治的子午线一样。

——茨威格 《昨日的世界》

所谓自由只是在管制下的一点漏洞。当制度逐渐完善,自由只剩下狭义的自由,也就是政治中的「真正的自由」。

想起许多年前无数人苦苦追求的“言论自由”,又与无数人把西方某些国家当作自由的标杆,心中自由的圣地,便觉得可笑到了极点,世界总是这样让人意想不到、啼笑皆非。

引用一位博主的一段话:

互联网也曾撕开一个时代的裂缝,现在中文互联网上还有人在怀念上一个十年乃至上上个十年,怀念那时候自由的互联网风气,全世界的网站、服务须臾指间,点击可达——和茨威格一样,他们也认为那是理所当然。

其实我们都不过是见证了裂缝渐渐闭合的过程而已,现在这个过程也要降临到欧洲了。一直到有一天,我们也会像讲一个神话故事一样告诉下一代:“我们这个时代,访问外国的任何互联网服务都不需要护照。”

恍然间,昨日如梦。

参考文章: